bet体育365官网

聚天地之中融灼见真知(组图)

  阅读提示丨8月24日下午,“嵩山论坛—华夏文明与世界文明对线年会”正式落下帷幕。两天时间里,众多中外名家齐聚登封,在“天地之中”进行对话、碰撞、融合。在本届论坛上,学者们都带来怎样的观点?已经走过三届的嵩山论坛,其文化使命又将如何接续与传承?论坛对华夏历史文明传承创新区的文化助推力又体现在何处?连日来,大河报记者采访诸多专家学者,为您解读嵩山论坛的文化意义与价值。

  作为连续参加三年嵩山论坛的“常客”,已经74岁的杜维明坦言,“嵩山论坛还很年轻”。“我们一直希望有一个文化的平台,能够让全世界的文明进行对话交流,但文化的平台不像政治和经济一样,马上

  就可以产生影响,它是一个细水长流的过程。所以三年的嵩山论坛实际上非常短,它应该起码要花十年、二十年。”

  三届的嵩山论坛每一次都与时代同呼吸。杜维明说:“在第一届嵩山论坛上,基本就是整个学术界内部的讨论,学术性比较强,范围比较小;到了去年第二届论坛,我们有了企业家论坛和学术论坛,两者相结合;今年,我们增加了政要部分的讨论。希望通过政界、企业、媒体等各个不同领域的人的碰撞,能相互融合,影响社会思潮。”

  杜维明希望嵩山论坛能成为一个传统。他说,首先它要经历三代人的共同努力,其次是三代人考虑的问题要有延续性,这样形成的东西才会深刻。

  在本届论坛上,杜维明还指出保持人文精神的重要性。“整个儒家的传统,如果用一个观念概括,就是要体现一种人文精神。”他认为,人和自然不是一种对立关系,到了现在,更重要的应该是学会如何与自然取得持久和谐。“这其中一个侧面就是人性和天道的合一,就是天人合一,这在中国文化很早就发展下来,在世界文化多元化的今天,以天人合一为重要思想的华夏文明重新被全世界关注是大势所趋,正确理解它对解决人类当下面对的困境大有裨益。”

  首次来参加嵩山论坛,刘东对在这里的所见所闻深表认同:“这个论坛是一个纯粹的文化交流,纯粹的文化交流可以带来进一步的精神思考,很值得赞赏。希望以后能吸引河南的学者和学生更深入的讨论。”

  来到登封,不少嘉宾都参观了少林寺、嵩阳书院。对于这两者的发展,刘东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少林寺现在在全球都享有盛誉,但嵩阳书院的潜力还有很多尚未开发。刘东表示,中原文化曾经滋润“致广大而尽精微,极高明而道中庸”的伟大中华文明,又极具包容性,嵩阳书院更是因“二程”(宋代理学“洛学”创始人程颢、程颐兄弟)、朱熹等人在此讲学,出现了儒家历史上的第二高峰。

  “嵩阳书院是一个非常大的宝贵资源,应该把琅琅的读书声恢复起来。”刘东建议,“希望有一天到这里来,不仅是看遗迹,还能感受到当年产生二程的氛围。”

  2014年巴西世界杯的成功举办,让全世界的人们再次感受到这个拉美国家的激情与活力;哥伦比亚文豪马尔克斯、阿根廷文豪博尔赫斯,更是让人感慨拉美文学的深厚与独特。面对拉美这个充满历史与现实交错的文化地域,来自巴西的86岁学者坎迪德·门迪斯一现身论坛,就受到大家的热烈欢迎,谈及拉美文化,这位86岁的老人尽管一直咳嗽,却言无不尽。

  “我自己是一名巴西人,同时我也是金砖国家的议员之一,在今天我们两国之间已经开展了很多合作,但其实彼此之间了解并不多,我们需要继续去了解和深化这种交流。”坎迪德教授告诉记者,拉美和中国不同之处就在于,它曾受过非常严重的殖民主义的迫害,不像中国的历史从来都是连续的。“巴西应该学习中国人民这种对社会记忆的保存,我们对自己的历史保存并不完整,甚至是失去了自我,我们应该向中国学习怎么去保存自己的文化。”

  “同时还要特别感谢中国的是,在金砖四国的第一次会议中,我们成立了金砖国家的国际银行,这个银行在上海将有自己的办事处,董事长和执行董事都是中国人,它所有运作的资本量,甚至大于欧洲发展银行,这也是中国对于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帮助。这个银行将给巴西人民带来许多福祉,帮助解决巴西非常严重的贫富差距和不平等的问题,希望未来中国和巴西能有更多的联系和合作。”坎迪德教授说。

  或许很多人对来自印度的学者阿西斯·南迪并不熟悉,但如果知道他被称为“今天的泰戈尔”、“印度的良心”,恐怕很多人都要肃然起敬了。

  印度是人口大国,是有着古老文明的东方国家。印度该如何调整自己的姿态,来应对现代社会的变化?阿西斯教授用学者特有的冷静与理性回答道,“不需要采取什么具体的姿态,我们更加需要保持的是自我,去担负我们自己的社会责任。”

  “我们首先需要去解决我们自己社会所面临的很多问题,并且面向一个更好的未来,但是这个过程中并不能机械地去采纳一些西方的建议或者是西方的经验,我认为我们拥有的社会的资源是足够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的,甚至说印度应该和其他文明之间通过更有创意、更具交互性的方法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阿西斯说。

上一篇:青岛市上合示范区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成立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