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体育365官网

尋味龍 一尾沼蝦已驚秋

  新華網南京8月5日電(戚軒瑜 唐楊 沈昱君)“立秋時節秋收忙”。臨近立秋,江蘇省高郵市龍鎮的蝦農們格外忙碌,在三蕩河裏精心飼養了許久的羅氏沼蝦迎來了收獲的“黃金季”。

  清晨五點,伴隨著村裏此起彼伏的雞鳴聲,蝦農們陸續來到即將捕撈的河塘邊。“劈裏啪啦”,一陣短促的鞭炮聲響起後,帶著對收獲的美好期待,蝦農們穿著防水裝備走下河塘。每天清晨的第一網蝦,對于蝦農們來説,有著不一樣的寓意。

  羅氏沼蝦的養殖,在龍已成為農業支柱産業和富民産業,更是為這個小小的村落贏得了全國羅氏沼蝦養殖重鎮的稱號。然而,這塊金字招牌卻是得來不易。

  據悉,在推行生態養殖之前,羅氏沼蝦不僅品質存在缺陷,價格上也很難賣上去,更為嚴重的是,傳統的養殖模式導致水體的富營養化越來越嚴重,致使藍藻大量爆發。

  “當時,我就提出來要搞生態養殖,要在提高羅氏沼蝦的品質上做文章,減少農業面源污染。否則,我們就不具有可持續性發展的屬性。”江蘇省高郵市陽光特種水産專業合作社理事長戴大喜説。

  在龍,戴大喜有一個更為大家熟知的稱呼——“蝦保姆”。從一個普通會計到養殖專家,這個農家漢子的“轉型”已經有20多年。

  談及“轉型”的這段經歷,戴大喜再回憶時仍覺得揪心。以往蝦農都是一家一戶拉著幾百斤蝦去常州水産市場賣,常常是“一窩蜂”上市,貨多反而價賤。

  “當初是看在眼裏、急在心上,看看農民到處是個什麼心聲呢?叫‘燒香買,磕頭賣’的心聲。”戴大喜説。

  為了打開羅氏沼蝦銷售市場、掌握價格的主動權,2000年3月,戴大喜與其他3位養殖戶創辦了陽光特種水産專業合作社,提供羅氏沼蝦全産業鏈服務。

  “有的人説技術服務是挂嘴上的,但是我是做實實在在的技術服務。我們有技術服務團隊,有技術服務陣地,還有品控的一部分東西。”戴大喜説。

  做個“貨真價實”的技術員可不容易,除了理論學習,他還想法設法跟著專家跑。但這樣還不夠,戴大喜索性甩開膀子自己動手養蝦。“我租了30畝田,開始養蝦了,一邊養殖一邊學技術一邊帶徒。”戴大喜將自己摸索出來的養殖技術毫無保留地教給當地的蝦農們。從口口相傳到開公益培訓班,他掰著手指粗算了一下,目前累計培訓人次達2300多人,先後幫助40多個貧困戶實現了脫貧。

  在戴大喜的帶動下,當地蝦農們近幾年一直在推崇一個新生模式——“子母”塘養殖。“子母”塘的關鍵之處就在于“子”搪可以儲備大量的苗種,不斷補充“母”塘出蝦過後的苗種稀少的情況,保持母塘持續不斷的高投喂量和高産量。這樣蝦就有充分的生長空間,不但可以提高它的規格,也提高它的産量。

  “20多年前,親手把這條蝦從無序的養殖慢慢帶動到有組織化,然後再慢慢做成産業鏈,我把我從産業中賺的錢又全部投入到産業中去了。”戴大喜説,“我不怕困難,遇到的困難越多,我覺得越好。我們要積累經驗,這樣下一步才能成功輻射全鎮,再帶動全鎮輻射全市。”

  再次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2019年,戴大喜又拿出40畝蝦塘試驗生態養殖,每畝蝦塘只有800尾左右的蝦苗。戴大喜認準了這個道理:採用生態飼料,水質變好了,成蝦品質更高了,價格自然也就上漲了。

  “我不忍心看羅氏沼蝦養殖産業就這麼‘走下坡路’,所以我就毅然決定自己先搞生態養殖的試驗。幸運的是,我們成功了!然後我就向政府有關部門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政府也很支持我們蝦農。我對這個蝦有感情,我給自己的定位,叫做‘一輩子,一只蝦,一生的事業’。’

  現在龍鎮的羅氏沼蝦正在從“傳統養殖”轉為“生態養殖”,讓鄉鎮富民産業既走“富民路”,也走“生態路”。

  “叫好又叫賣”的羅氏沼蝦也成了當地老百姓餐桌上的“香餑餑”,傳統養殖方式帶來的蝦肉“土腥味”不復存在。白汁生態蝦、蒜泥生態蝦、鹹蛋黃焗生態蝦……這一尾味美的羅氏沼蝦既富了當地老百姓的口袋,也滿足了“吃貨”們的味蕾。

上一篇:白居易池上作(西溪、南潭皆池中胜地也)古诗全文_意思译文及注释_鉴赏和创作背景

下一篇:没有了